我醉了,真的醉了。不是醉在酒肆,也不是醉在家裏,而是醉在了名不見經傳的一個土山溝。

我醉了,真的醉了。不是東倒西歪,不是踉踉蹌蹌,而是神醉意迷,而是醉在心頭。

醉著,是一種狀態,也是一種心態。沒有醉眼朦朧,也沒有醉步趔趄,不是酒精燃燒身體而促成的形態之醉,而是一股久違的芳香薰染而成的心旌神搖的醉態。

醉著,不是因為飲酒太多,酩酊大醉,而是我的心底散發出濃郁誘人的馨香,這芳香之源竟是極樸素、極不顯眼的、極普通的洋槐花。哦,洋槐花,令我心醉神迷。

一股暗香飄在心底。尋香而去,一條迷人的山溝裏芳香撲鼻,未見溝裏景色,先聞得甜甜花香,淡淡的,極誘人的那種。有人說,“聞香識女人”,我卻總也不得要領,聞到其香,總也識不得的。呵呵!然而,在這裏,我卻能做到“聞香識山溝”了。

山溝,其實很普通,也很土氣,只是因為滿溝氤氳著槐花的芬芳之氣,一串串潔白素雅的槐花迎風搖曳在溝裏,如此這般,才令我等驢友們著迷,猶如貌不驚人的山姑被精心梳妝打扮一番,自有一番別樣的韻致。

山溝位於會興劉家後村附近,這裏溝壑縱橫,流水切割而成的地貌在豫西地區並不罕見,然而我獨愛此處開滿山溝的槐花,因花而喜歡山溝,有點“愛屋及烏”的意思。花香淡淡,絲絲芬芳,花香薰染山溝,香氣縈繞於懷,遂暗自將此處命名為“槐樹溝”了。

通往溝底的路上,槐花依舊散發醉人的馨香。不高的小樹上,垂滿了一嘟嚕、一串串潔白的洋槐花。在碧綠的、卵形的小葉襯托下,那開著的咧嘴笑著,那半開的透著嬌羞,還有那含苞欲放的卻在默默地積蓄著甜蜜和芳香。

一個個蜂箱擺在路旁,那是放蜂人在趕花季放蜂,特地採集槐花之蜜。看到一只只蜜蜂嚶嚶嗡嗡地在槐花上飛舞,我想到了“采得百花成蜜後,為誰辛苦為誰忙”的詩句。是啊,面對誘人的花香,當我等被稱為人類者正忙著採摘可人的槐花,拿回去烹調薰蒸,以果己腹,享受美味時,那些蜜蜂們卻把花的甜蜜奉獻給了人們。
創作者介紹

云中雨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