自己是個善感的人,在孤寂時,總不免想起過往的人、物,卻樂在這份安謐。
獨處時的心,風平浪靜,喜歡把記憶慢慢咀嚼,消化在心底。正是這份孤獨下的沉澱,才有了淡然的心態吧。
很多人說,你比我們懂得多。這份淡定書刊印刷,不是假裝的。當你能靜下心來,用心感受周圍的一切,那牆上掛鐘的“嘀嘀”聲,窗外鳥的歡叫聲,偶爾經過的車輛馬達聲,便也成了此時一曲和諧的旋律。你能聽懂時間的過往,亦能讀懂生命的流逝。在陽光的變換裡,心境也孕育了一天。
耐不住孤獨的人,不會懂得真正充裕的快樂是怎樣來的。忘情的喧囂,那一切的燈紅酒綠與我格格不入。因為習慣了獨處,不會再多留戀一眼繁華鬧市,在那裡,只剩偽裝,笑面下厭惡的心。唯有安謐下帶給我的,是真心。
如果可以,我甚想隱居。獨自穿梭人群,卻換來孤傲之稱;無心在意那無聊糾紛,贏得自大之名。呵!人的內心非要如此嗎?閒暇時,不免自問:是真的太過招搖?頂著一個她人皆求的名銜,是太過刺眼。那麼,好想摘下它,卻摘不掉那與生的天性。
蒼茫月色,早已被那高架霓虹掩蓋。獨步繁華,吵雜的世界,卻沒有我的容身處。雖是如此,卻喜歡這般的黑夜,可以放下一切偽裝,沒有太多的眼光,行走於燈紅下。看迷情的人盡情地放肆,無上下之分地滿市遊蕩。自己只是暗夜下四處飄蕩的一點。
還好,遊蕩的靈魂還有個歸宿。很享受窗前的夕陽。橙紅色的餘暉落滿天際陳列架,輕盈的雲朵也染上了金色,那樓叢中隱現的遠山,鐵青的臉色也由此緩和了許多。那夕陽,承載著過往,日復一日,徘徊在心間。
一個筆友曾對我說:心窗內是自閉的喘息,心窗外卻是天堂的痕跡。我經心一笑,對她說“謝謝”。只惜,她沒有讀懂我的心。一扇已是鏽跡斑駁,上了枷鎖的心,怎能輕易開啟?強行地打開,是不可修復的毀壞。當她悄無聲息地離開後,這扇注視她的窗便決定不再開啟。那裡面的美好,怕它們會從這窗口溢出,再也抓不會。我知道,或許是害怕,怕承受不住那份痛,這種自閉的保護,我不會掙扎。直到有一天,我想,會有一雙溫柔的手來輕輕把它開啟。筆友,你知道嗎?我一直在等待窗外的她,那個天使。
孤獨時,沏一杯茗,嗅著它淡淡的茶香,看著裊裊升騰的霧氣,還有什麼比這更愜意?看著忙碌的世界,乘著此時,盤點自己的一天,不當的對白用心筆勾劃掉,直到滿意為止。在這一思一念裡,心氣的浮華一概濾掉,用心智醞釀著新的一天。
染指的流年,已劃過那麼長。對待過往,我不會貪戀,只消將它們融注心底。未來長路漫漫,將會有更多的新奇,今天也會成往昔。記憶裡承載不了的,我只能邊走邊忘。
無聊的人,無聊的事,留下了,累的是自己。
創作者介紹

云中雨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