搬家公司频“瘦身”节约开支
        業內人士透露,近一年來,廣州搬家公司的工人流動性很大,由於生意不好,很多工人都回鄉搞副業或進廠打工。時報記者巢曉攝有業內人士透露,在目前搬家公司慘淡的經營困境面前,規模越大的公司越不堪虧損重負,越迫切要求“瘦身”減負。從去年開始,廣州大部分搬家公司都在暗中不約而同地做著同一件事:裁員、賣車——寡淡的生意無法養活起開支浩大的人員和車輛。還有不少閒置的搬運工人最終耐不住寂寞,或回鄉搞副業,或進廠打工。
       從今年年初開始,老蘇已經明顯感覺到物價上漲導致經營成本提高、利潤縮減所帶來的肉痛和壓力。隨著時間的推移,這種感覺日趨強烈。 “十一”過後,油價再次上漲,柴油甚至還不能保證按需供應,不時出現稀缺情況。        接踵而至的是交警部門對貨車在市區通行的新的交通管制措施——貨車的限行路段增加,時間也相應延長。這意味著,新政實行後搬一次家將比以前跑更遠的路程,耗費更長的時間,燒掉更多的柴油。時間更多的是在等待或是被浪費在路上,注定今後每天的搬家次數將比以前大幅縮減。對於以“計件”方式來計算收入的搬家公司和搬運工來說,這將直接導致們收入的銳減,這是誰都不願看到也無法接受的。
       最初,老蘇甚至豪言“每車運費提高50%”。但新政實施一周後,老甦的夢想最終化為了泡影,日益清淡的生意讓他根本無力提價——“業務都不夠吃,哪裡還敢提價?再提(價)就只好關門了。”為了不至虧得太厲害,他將每車的運費提高了不到10%,“也不過就比原來多了一二十塊錢”。現在,他更多的是依靠老客戶來維持生存。
       螞蟻搬家業務經理袁先生表示,公司對運費進行了微調,在原有運費基礎上每車漲了20元,僅僅是應對柴油漲價。為了留住老客戶,吸引新客戶,有的公司甚至不敢漲價,天河一家搬家公司的業務員稱,公司在廣州市區較近的一些地方運費基本維持原價不變,周邊一些較遠的城區如花都、番禺、佛山等地,也不過就在原有運費基礎上多加了10~20元的油錢。
     面對如今各種物價如潮的“漲聲”,搬家行業該如何應對?運費,漲不漲,這是個問題,令人頭疼和矛盾。事實是,對於單純依靠電話預約,並且更多是靠熟客來維持和擴展業務的搬家行業來說,漲價是一件容易傷感情和得罪人的事,即便漲價是大勢所趨亦是如此。

創作者介紹

云中雨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