突然的聞到了一股烤咸疙瘩的味道,在我的嗅覺裡,對這種味道是很敏感、很容易流口水的。咸疙瘩是這個地區一種家常的鹹菜,把它放在火爐上烤或做飯時灶膛的熱灰裡稍微燒一下,就會散發出這種誘人的香味。

我小的時侯,到了冬天大部分人家都只吃兩頓飯,這很可能是因為天短的緣故。所以晚上一般還要圍在爐子旁整點零嘴。大人一般都是炒點瓜子,崩點苞米花、黃豆什麼的。那時的苞米花不像現在街上的苞米花,也沒有奶油、糖什麼的。而是弄點乾淨的沙土放在鍋裡加熱,等溫度上來了,把苞米、黃豆什麼的倒進去翻炒,霹靂啪啦的一陣子就熟了。這樣炒出的苞米花酥,帶勁。如果家裡來小孩來玩,走時候給裝上兩挎兜子苞米花、瓜子,那准給打發樂呵的。燒土豆也是一個很好的美味,方法簡單,就是把土豆埋到做飯的熱灰裡。但是我一般都燒不熟,因為我屬急性子,剛埋進去一會就扒拉出來看看熟沒熟,一來二去的灰涼了。我家老爺子就有耐心,而且他如果燒土豆了,不熟他是不會告訴別人。還有在爐子上烤饅頭、年糕、豆包都是很好的美味,烤黃一層剝下一層吃,那是很享受的。最好吃要數那可遇不可求的燒家雀了,有時扛著梯子掏遍房前屋後也不一定捉的到。如果弄到個家雀,收拾乾淨了,撒上點鹽面,放到爐子上一烤,流向四溢,不可抗拒。我已經有10多年沒有嚐到這種美味了,據說近幾年侄子在過年的時候要給全家奉獻一道油炸鐵雀。

這充滿了鄉土氣息的美味,讓我有點禁不住想家了。

Add hair|飲食業設計|保安


創作者介紹

云中雨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