陽光不經意的在玻窗上一抹,跳入空寂的屋裡。一瞬間,所有的靈感幻化為曼妙的文字,一觸即發。痴於短暫的沈默,手心上掂著一縷縷溫馨,有如音符在手窩裡跳動,撩撥起心襟裡的躁動。所有冷落與孤寂都已散去了,在悠悠旋轉的風扇葉片上滑翔。暖風蓋住了往日的冷色。我確信,我的愛將要啟程。
  這是五月的江南,所有的青山綠水都在詮釋,吻合太陽光踩踏的足印。我看見陽光追逐著山頂上的雲煙,寫意飄忽不定的山色;我看見陽光追逐樹梢,在葉子上綴滿了光暈。把握著淡定,仔細聽聽,耳畔彷彿響起莊稼拔節的聲音,聽見蝴蝶扇動雙翅的聲音,有如音樂般的柔美。淺醉於綠景與花草起伏的胸脯之上,誰斟來一杯雞尾酒?勾兌出初夏的滋味?
  白居易有詩吟道︰“江南好,風景舊曾諳。日出江花紅勝火,春來江水綠如蘭,能不憶江南。”在我看來,江南真正優美的風景不是在四月有梅雨時節,而是在這草長蔦飛的五月。四月的一把傘,撐不出多少行纏綿的詩句;而五月卻如奔放、翱翔著的風箏,我的心情可以隨時在天空中暢游,牽引著萌動的情愫,隨時摘下雲朵佩在衣襟上,點綴這光鮮的五月。流水不腐,江水如蘭。這靜靜的江水,像蘭花瓣似在舒展,若不是輕浪碰撞在礁石上,激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,我還真以為這是夢縈中扯碎的花瓣。
  漫步江灘,無人涉渡的江面,似一面藍玻,誰忍心將它擊碎?唯有汽笛的聲響,才驚起一層層委婉的漣漪,像一位睡美人驚醒後,逐流著喜悅的淚花。朦朧之中,這位伊芳人坐在沙灘上了,一直等待著夕陽歸去,她才會收回手臂釋然她多情的等候。這些都無關緊要,在紅嘴鷗掠起翩翩翅影的地方,那裡都是她的呼喚。
  漫步江灘,這裡是花與草的樂園。蘆葦不再是收斂的球體狀,而是蓬勃地舒伸著細長的葉子,與淺草連成了一片;深綠、淺綠渾然一體。時不時會發現蘆葦叢中綻開著幾朵黃黃的向陽花,宛若一只只黃蝴蝶在輕飛。踱步小橋,聽著小溪潺潺的流水,回首張望,城牆般的消落帶上綴著無數爬壁虎草,誰在牆上勾勒畢加索的印象派畫?若不是流雲飄過,或許我以為雙足在執畫一幅山水。
  漫步江堤,柳樹成行。柳的葉子已不再是細碎的,而是一枚枚地飄飛,一枝枝地飄蕩,清風徐來,升騰起青蘿若霧,極像一位楚楚動人的少婦,著一身綠裙,耳語著五月江南的情話。我不解這行柳之間的閨語,唯有在柳枝叢中飛來飛去的小鳥,傳遞著似懂非懂的絮語。
  五月的江南,是一個風景如畫的花園。五月的江堤上,是一幅顏色鮮豔的國畫。玉砌石欄之旁,數步有花台,一丈有豔麗。紅紅的月季、紫色的矮牽牛,還有黃澄澄的刺梅妝點著絢爛的小景;三角梅是五月殷勤的侍女,總是捧著溫情的守候成一個個醉人的笑靨。花朵之下,那些帶刺的莖干禁不住江水的誘惑,在陽光的催促之下,不停地向石欄下跳,莫非想去接受一次江水的洗禮? 木匾電腦旁不能放哪些東西屋村魚翅撈飯丁噹東瀛百鬼切記Crystal Hsu城市賽車迷人長發電腦族應該如何保護眼睛?
創作者介紹

云中雨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