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淅淅瀝瀝地下了兩天,天氣是涼透了。空氣中聞得青草和泥土的芳香,是在哪本書中看到,不過如此看來,這芳香倒真是值得一贊,果然是人間好味道 NuHart

也不愧南方之行,雖然走過去連一點足跡都不留,中學時老師口中南方傳說,也沒有什麼趣味了。都跑去看了一眼,嘩,美是美,喜歡也喜歡,但是沒有感情,人真奇怪。

在這下雨的閒適中想起來,不過是那常年下不完的雨,嘩啦啦,淅瀝瀝,有時嫌煩,到處是濕濕的一片,還要天天備著傘,哪天沒留神忘記,就孤家寡人巴巴指望雨停。想想也怪,那麼頻繁的雨,也沒怎麼被淋過。唯有的一次,還是發起神經來,朝著大雨就奔出去,饒了一圈回來,總算是濕透,卻又感冒了。雨下得密,人人都躲在傘下,我看不到樣子,只是花花綠綠的跳動著的傘,像蝴蝶。可是經過的人奇怪的打量著,更顯得我格格不入康泰

再小的雨,一星半點的,人家也要撐把傘,好像是既定的規矩,必須得守。天晴了,傘也得撐著,下雨遮雨,天晴遮陽,還真的嬌柔,什麼都見不得。不過也好,傘比人好看多了,各種的顏色,說了,像蝴蝶。

我就近便利,反正也不奇怪,除了麻煩點,走到哪都得帶著。有次,與一個男生一起走,他撐傘,等我注意到,傘大半在我這邊,他外面的肩膀全濕了,我受了不小的感動,逢人便說。當然不可多想,大家是朋友,但這樣的男生,也真的不多。

我們的雨,不用撐傘,南方人下雨照例得忙,或者更忙。我們雨少,十天半個月才盼到一次,那就什麼都不做,懶懶地睡一天,反正是閑著,連飯都可以不做。

我出門則把帽子從後面拉起來罩到頭上,走在雨裡,很安全,仿佛全世界跟我無關聘請家務助理

空間名叫雨落成溪,是我去了南方以後,看了他們的雨,懷念我們的淅瀝小雨而起。喜歡那種意境,喜歡夜幕將近,窗外是淅淅瀝瀝的雨敲著地面。這真的,是無比安靜的一天。

那是歡快的歌聲,抑或傷心絕地,隨便你怎麼想,愛怎麼想怎麼想。但總聽著那聲響想像,小小的,小小的溪水流淌,也認為她們是生命,有自己的話說。

天暗下來了,越來越暗,我躲在裡面,看著天越來越暗,燈也沒有開,屋子裡更暗。本來熟睡的小弟,突然就爬起來把音響放開,燈也亮了,暴君行為,這個爛人。

這時間外面最冷,看不到雨落下來,聽得到,像我一樣,她們真實存在。人在孤獨時最易將感情寄予某件事物,雨也許是精靈,她來有很多方式,聲勢浩大的,悄無聲息的,但走的時候,都是一樣的姿態,是不是像人一樣,悄無聲息消失 NuHart

天就黑了,天空濛濛,忽然很不甘心,就這麼一天過去了,如此心情,倒像人的一生,飄飄蕩蕩就過去了,到離開時心有不甘。誰又能保證再給一次機會不是照樣敷衍了事?誰也都保證不了果然真真切切過了,到走的時候心甘情願。都是奇怪的生物。

如果把一輩子倒過來走,是不是有趣呢?假若我的生命到盡頭,我希望回過頭看到自己怎樣的人生?

既然這樣,是不是該是時候好好做些有意義的事了?許三多堅定地說“好好活就是有意義,有意義就是好好活。”好好活,其實最不容易了,但如果,從現在開始,為了我所愛的,我傾心的,這活著的意義,也許平凡,也許艱難,卻最是我想要。

雨是不停了,要一夜下著到天亮麼?我是不介意,雨天不出門,躲著看小說,寫東西,最有趣的事情了。

我急著表決心,這感覺,就是愛上一個人,憋著心思使足勁要他知道我有多傾心,一天說上萬次我愛你也嫌不夠。當然我也真的不會說,最有效的方法是直接把心剜出來,捧給他,給,看吧!可是你敢嗎?我敢啊,用我的生命去愛這終身的伴侶,有什麼不敢?

可惜這伴侶不能是哪個人了,也沒哪個人讓我願意這樣捨棄自己。

這一生,我就這樣活了,不用驚天動地的,在死寂的沉默裡,守著心事。

雨還在下,她什麼時候停呢?

這些,我都不介意。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