目前日期文章:201107 (2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自己是個善感的人,在孤寂時,總不免想起過往的人、物,卻樂在這份安謐。
獨處時的心,風平浪靜,喜歡把記憶慢慢咀嚼,消化在心底。正是這份孤獨下的沉澱,才有了淡然的心態吧。
很多人說,你比我們懂得多。這份淡定書刊印刷,不是假裝的。當你能靜下心來,用心感受周圍的一切,那牆上掛鐘的“嘀嘀”聲,窗外鳥的歡叫聲,偶爾經過的車輛馬達聲,便也成了此時一曲和諧的旋律。你能聽懂時間的過往,亦能讀懂生命的流逝。在陽光的變換裡,心境也孕育了一天。
耐不住孤獨的人,不會懂得真正充裕的快樂是怎樣來的。忘情的喧囂,那一切的燈紅酒綠與我格格不入。因為習慣了獨處,不會再多留戀一眼繁華鬧市,在那裡,只剩偽裝,笑面下厭惡的心。唯有安謐下帶給我的,是真心。
如果可以,我甚想隱居。獨自穿梭人群,卻換來孤傲之稱;無心在意那無聊糾紛,贏得自大之名。呵!人的內心非要如此嗎?閒暇時,不免自問:是真的太過招搖?頂著一個她人皆求的名銜,是太過刺眼。那麼,好想摘下它,卻摘不掉那與生的天性。
蒼茫月色,早已被那高架霓虹掩蓋。獨步繁華,吵雜的世界,卻沒有我的容身處。雖是如此,卻喜歡這般的黑夜,可以放下一切偽裝,沒有太多的眼光,行走於燈紅下。看迷情的人盡情地放肆,無上下之分地滿市遊蕩。自己只是暗夜下四處飄蕩的一點。
還好,遊蕩的靈魂還有個歸宿。很享受窗前的夕陽。橙紅色的餘暉落滿天際陳列架,輕盈的雲朵也染上了金色,那樓叢中隱現的遠山,鐵青的臉色也由此緩和了許多。那夕陽,承載著過往,日復一日,徘徊在心間。
一個筆友曾對我說:心窗內是自閉的喘息,心窗外卻是天堂的痕跡。我經心一笑,對她說“謝謝”。只惜,她沒有讀懂我的心。一扇已是鏽跡斑駁,上了枷鎖的心,怎能輕易開啟?強行地打開,是不可修復的毀壞。當她悄無聲息地離開後,這扇注視她的窗便決定不再開啟。那裡面的美好,怕它們會從這窗口溢出,再也抓不會。我知道,或許是害怕,怕承受不住那份痛,這種自閉的保護,我不會掙扎。直到有一天,我想,會有一雙溫柔的手來輕輕把它開啟。筆友,你知道嗎?我一直在等待窗外的她,那個天使。
孤獨時,沏一杯茗,嗅著它淡淡的茶香,看著裊裊升騰的霧氣,還有什麼比這更愜意?看著忙碌的世界,乘著此時,盤點自己的一天,不當的對白用心筆勾劃掉,直到滿意為止。在這一思一念裡,心氣的浮華一概濾掉,用心智醞釀著新的一天。
染指的流年,已劃過那麼長。對待過往,我不會貪戀,只消將它們融注心底。未來長路漫漫,將會有更多的新奇,今天也會成往昔。記憶裡承載不了的,我只能邊走邊忘。
無聊的人,無聊的事,留下了,累的是自己。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曾幾何時,人們的飲食偏向了田園風味,更有各種農家菜登上了大雅之堂。在豐盛的海鮮山珍之中,再加一道時令的野菜,不僅消解油膩而且營養、時尚,也給酒桌上增加了許多的話題。其實有時,一件平凡的東西,因在某個特定的時間、特定的場合,觸動了自己的某種情感,於是,便有了刻骨銘心的記憶。對於新疆人,許多人都有一份情結,有一抹關於春天裡的記憶。這就是對苜蓿的一種無法釋然的情結。

苜蓿,俗稱草籽,這種身份卑微的植物,不用耕耘,也不需澆灌、施肥,任憑它自管自地生長書刊印刷。而它卻也不辜負這美好的春光和安閒的環境,擠擠挨挨地綠成一大片。那油油的嫩嫩的綠著實誘人,在春光中儼然成為一道風景。據李時珍《本草綱目》記載:“苜蓿原出大宛,漢使張騫帶回中國,然今處處田野見之”。唐《除風州教授》一詩中有:“絳紗諒無有,苜蓿聊可食。”《辭海》裡還有一種“清苦”的解釋。但在兒時的記憶中,人們都把它當作填飽肚子的主食。在那種歲月裡,童年一片灰色,挖野菜便成了一種享受。左鄰右舍的孩子們穿梭於田間地頭,你追我趕,嬉戲玩鬧,自有許多樂趣在其中。現在回想起來,依然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。

這些年來,隨著生活條件的改善,飯桌上魚肉時鮮總是不斷,下館子撮一頓,點幾道生猛海鮮、特色佳餚,也是常有的事。儘管各色餐廳廚藝精湛;美味佳餚,色香味俱佳,但吃來吃去總比不上兒時飯桌上那碧綠清香的苜蓿開鎖服務,如今我已很久沒有嚐到苜蓿芽兒的滋味了。兒時的記憶已依稀可鑑,那時人們只是為了填飽肚子,並不懂得健康食品這一概念。想起已逝去的童年,想起從母親長滿老繭的手中傳來的苜蓿清香,我知道那裡有母親的身影對生活的凝望。清香的苜蓿吃出了母親慈祥的笑臉,那嫩綠的苜蓿牽引著我們兄妹飢渴的胃腸,無憂的童年,甜甜的歡歌,還有夕陽的詩情黃昏的畫意。這幅畫時時在我的腦海中閃現,那清香的苜蓿竟慢慢地幻化成我思念的絲帶,時間越久,它將我纏繞得越緊。

而如今在提倡綠色天然的今天,它們卻都彰顯了身價。每到春季,各種山野菜其中也包括苜蓿,進了市場,不僅上了百姓的餐桌,也擺在了酒店的高檔宴席上。每每招待客人,這樣的野菜更是不可少的。這是特色,也是時尚。最讓我難忘的是日子在一天天好轉,母親還健康地生活在我身邊時的情景。那時每到地裡苜蓿剛剛冒頭的季節,每天早早地到門前的地裡掐回一大把苜蓿來,摘洗乾淨燙出來,每到我們一下班,飯桌上就有了一盤拌好的涼菜。剛出頭的苜蓿芽好吃、天然、綠色,我總是會把一盤子苜蓿吃個底朝天,這時母親總是微笑著看著我大口吃的樣子。看著我們吃得那麼香,母親不由地念叨起來,“這可是咱們一家曾經的救命飯啊!如今卻成了飯桌上的“綠色食品。 ”

我有時休息日也跟著母親一起掐苜蓿,但掐苜蓿芽並不是很輕鬆的活。彎腰或者蹲著,掐幾顆感覺不到組合層架配件,掐幾分鐘就挺累人的。好幾次我下班迎著又一次下地的母親,都能看到她額頭上細密的汗水。那時母親的身體不是太好,我心疼的對她說:媽,不用掐了,等過幾天或星期天了我們一起再掐點兒,這時母親就會淺淺地笑:沒啥,就在門口,又不是很​​遠,累不著的,你們安心把自己的工作干好,過幾天長大了老了,就不好吃了。因為母親知道苜蓿嚐鮮時令性很強,僅在三月中旬至四月初之後嫩芽不再有,味道便差了許多,那時候的母親,天天操心著我們的生活,用她還能付出的每一點勞動,時刻關愛著我們。如今母親離開我們,我也再沒有去過苜蓿地,更沒有採摘過。也就再也沒有吃過那鮮嫩的苜蓿芽了。

今天站在夕陽的餘輝裡,又一次望著眼前一大片的苜蓿花開,我突然想到曾經看到​​過有關苜蓿的資料記載:在十萬株苜蓿草中,可能只有唯一的一株是四葉草。每片葉子都有不同的意義:名譽、財富、愛情、健康。相傳若是為你所愛的人找到了幸運草,那就是找到了幸福!在母親走過的幾十個春天裡,都是她對生活的熱愛,她的愛融進我們的血液之中……如果我能找到那株四片葉子的苜蓿,一定送給全天下所有的父母親,每一片葉子都像徵健康和幸福。願他們永遠健康長壽!


saleish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